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

江汉:“环保专项”案件获评精品案例

时间:2017-11-28 来源: 访问量:

  1110,从武汉市侦查监督业务培训会上传来喜讯,江汉区人民检察院办理的“建议行政机关移送王某某涉嫌非法采矿案”,被评为“武汉市检察机关2017年度侦查监督精品案件”。这也是该案继入选湖北省检察院“保护生态环境、促进绿色发展”新闻发布会十个典型案例之后获得的又一殊荣。 

  今年2月以来,最高检和省检察院分别部署开展了“破坏环境资源犯罪专项立案监督活动”和“保护生态环境、促进绿色发展”法律监督工作。江汉区检察院立足办理长航公安分局和水上公安分局刑事案件的实际,利用“两法衔接”平台,聚焦非法捕捞、非法猎捕、非法采矿等破坏长江生态案件,向破坏长江母亲河渔业资源及水体环境的违法犯罪行为宣战。“今年以来,共监督行政执法机关移送破坏环境资源犯罪案件2557人,批准逮捕2250人。”1120日,江汉区院召开“环保专项”工作新闻发布会,“王某某涉嫌非法采矿案”更多细节得以披露。 

  提前介入  发现案件重要线索 

  2017224凌晨1时许,船主王某指使船长江某驾驶“赣九江X”号货船,在武汉市汉南区煤炭洲长江水域非法盗采江砂时,被武汉市水务局和水上公安分局查获,现场查扣采砂船一条,江砂250吨。执法完毕,水务部门于当日将案件线索及案卷材料通过“两法衔接”平台向江汉区检察院报送审查。 

  随着砂石原料价格上涨,长江流域非法采砂行为日渐猖獗。但多年来,司法实践对盗采江砂案件一直没有统一的认定标准,行政处罚手段、力度又不足以构成威慑,非法采砂船就在“抓了放、放了抓”的死循环中屡禁不止。 

  当“采砂贼”们妄图永远在长江横行无忌时,“尚方宝剑”已然出世。201612月,两高出台的《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首次明确将非法采砂行为定性为非法采矿罪,而王某、江某等人恰巧成为首批以身试法者。 

  接到案件信息,江汉区院侦查监督部迅速派员介入。承办人李平、袁一鸣对全部材料尤其是查获经过、调查笔录进行审查。“审查的重点在于是否涉嫌非法采矿罪”,李平检察官介绍道,“非法采砂行为通常是采一船、卖一船,现款现货交易,赃物一旦灭失就无法认定涉案金额。本案属于人赃并获,但当场查获的江砂仅250吨,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格每吨40元计算,也远远没有达到非法采矿罪构罪起点10万元的要求”。 

  真的不够刑事处罚吗?承办人想起执法人员江面抓捕的风险和艰辛,没有轻下定论。无巧不成书,翻检移交来的查扣物品时,一个不起眼的笔记本吸引了检察官的视线。“船长江某有写航行日志的习惯,有几篇日志结尾竟然记载着当日采砂数量”,李平介绍道,“仅今年1月,‘赣九江X’号采砂船就连续在煤炭洲水域采砂十余天,粗略估算,总量价值已超过十万元”。有了这一关键线索,承办人初步判定,该案已不仅仅是行政违法案件,王某等人可能涉嫌非法采矿罪,遂建议水务部门将该案移送武汉市公安局水上分局立案侦查。 

  引导取证  破解法律适用难题 

  224,水上公安分局依法立案。然而,笔记本的采砂记录只是线索,要成案还缺少关键证据。“江某记下了采砂数量,但是卖给谁、卖多少都是由船主王某一手经办,他并不清楚”,凭借多年办案经验,李平检察官马上想到,长江流域武汉段江砂交易地点是固定的,遂建议侦查机关沿着该条线索摸排。 

  在他的引导下,警方经过调查,顺利找到了购砂人。对方非常配合,他仔细回忆了相关购砂经过,供称交易都是通过网银转账方式付款,还提供了银行流水。经过对比分析,船长记录与购砂人所述口供、支付购砂款的银行凭证能够互相印证,十余船已经消失的江砂通过上述间接证据得以重现。证据显示,201712日至13日,王某指使江某在汉南区煤炭洲长江水域非法盗采江砂11船,按照每吨7元的价格卖给购砂人5500吨,非法获利3.85万元;21819日,在同一水域盗采江砂2船,按照每吨10元的价格出售1100吨。 

  数量厘清,涉案金额的认定疑问尚存。根据司法解释规定,非法开采的矿产品价值根据销赃数额认定,但销赃数额认定不合理的,依据矿产品价格和数量认定。承办检察官表示,本案中,船主王某销售江砂价格仅为每吨7元至10元,与物价部门鉴定的市场价40元相距甚远,依照非法获利4.95万来认定销赃数额有悖常理,应当属于‘销赃数额认定不合理’的情形,因此建议公安机关以每吨40元的市场价核算江砂价值。最终,该案案值被认定为27.4万元。 

  325,水上公安将涉嫌非法采矿的犯罪嫌疑人王某、江某等8人提请批准逮捕。审查案件时,李平发现,报捕名单中包括船主、船长、水手、过驳操作手、买家等,他们在案件中角色分工不同,能否被追究刑事责任不能简单“一刀切”。为厘清涉案人员之间的关系,他将嫌疑人分为出资、采砂、运砂、购砂、后勤劳务,进一步展开调查核实工作,最终确认了每个人在案件中的地位和作用。       

  “司法解释规定,在非法采矿类案件中,凡是从事劳务工作、没有前科者,不宜以犯罪论,但何为‘劳务’却没有详细说明”,李平检察官表示,认定水手、吊机司机是提供劳务者容易理解,关键是受雇于人的船长身份如何界定。为了破解这一难题,承办人查阅了劳动法规等资料、咨询了劳动主管部门,并提请检委会研究讨论。“本案中,船主并不上船指挥,采砂船在哪里采、怎么采、采多少都由是船长决定,他还负责采完运送至指定地点,对交易完成起着很大作用。”最终,经分析研判,确认船长江某所提供的并非单纯劳务,而更具备管理性质,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331日,经审查查明,江汉区检察院依法对犯罪嫌疑人王某(船主)、江某(船长)、张某(事先通谋的买家)批准逮捕。目前,该案正在该院公诉部门审查起诉。 

非法采砂船(资料图)

  准确定性  树立同类案件标杆 

  除了突破涉案金额认定、劳务人员甄别等难点,“王某等人涉嫌非法采矿案”还对同类案件判断采砂地点是否属于长江“禁采区”具有重要借鉴意义。“司法解释明确,非法采矿罪构罪起点为10万元,在长江禁采区非法采砂5万即构罪,因此,认定禁采区意义重大”,李平检察官解释道。 

  何以认定?湖北省水利厅依据国务院令规定,“航道内及航标周围20M范围为禁采区”;武汉市政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条款授权,规定“除铁板洲等规划采区外,长江水域武汉段为禁止采砂区域”,两者划分范围存在明显分歧,选择何者适用,直接关系到某些涉案行为能否被认定违法。虽然本案案值已远超10万,但承办检察官没有回避这一难题,经请示省、市院并结合案情实际,最终建议公安机关采用市政府规章对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和证据进行认定。“既遵循上位法优先原则,也考虑武汉市打击资源环境犯罪专项活动要求。船采砂是在抛锚处沉下一段长长的软管,管道在江底吸砂并非静止不动,无法判断哪些砂出自哪一区域,适用后者则更能凸显打击保护力度”,承办人说。 

  “‘王某等人涉嫌非法采矿案’是201612月两高出台相关司法解释后,武汉市检察机关办理的首例非法采矿案;也是该院利用‘两法衔接’平台,开展‘保护生态环境、促进绿色发展’专项法律监督工作的又一成功案例。该案的顺利批捕突破了一系列审查难点,为后续非法采砂类案件是办理树立了标杆,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据侦查监督部负责人陈玖红介绍,该案批捕后,江汉区院于414日、20日又连续办理‘黄某等人涉嫌非法采矿案’、‘吕某等人涉嫌非法采矿案’,共批捕犯罪嫌疑人4名,系列案件的办理极大地震慑和遏制了长江武汉水域的非法采砂行为。 

  作为从小在长江边长大的武汉人,李平检察官对昔日江面上屡禁不绝的非法采砂船记忆深刻:“从上游洪湖到下游黄石,一艘艘非法采砂船像吸血虫附在母亲河的肌体上,把江鱼赖以生存的江泥吸走,严重破坏江底环境、危害航行安全、影响长江生态。很高兴能发挥检察职能,为保护长江母亲河出一份力。”  

    

作者:

上一篇新闻:江检好故事:一张奖状
下一篇新闻:大手拉小手工作室:一个QQ号的七年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