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

石杨:选择希望

时间:2019-04-08 来源: 访问量:

  妇女节前夕,当获评全国巾帼建功标兵的消息传到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时,石杨正在开庭。作为一名未检检察官,她打心底里希望站在被告席上的未成年人越少越好,所以每临庭审,她总是忍不住要在法庭教育环节对孩子及到场家长多“唠叨”几句。 

  临近下班,法槌敲响,她拖着有些疲乏的步履回到车上,此刻,单位微信群已是赞声不绝。面对突如其来的荣誉和潮水般涌来的贺辞,石杨本想回谢一番,可对话框里的字写了又删,终是到不了心坎。沉默成全了低调,却没有人知道,她此刻脑海里的万语千言。正如极少人知道,过去三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又如何从人生低谷步步闯出,向阳而开。 

  不想离开 

  20113月,刚当上妈妈的石杨来到院“大手拉小手”工作室,开始全面负责未成年人案件办理及维权帮教工作。品牌发扬重任在肩,失足少年泥沼深陷,唯恐做得不够好、付出不够多的她对自己更“狠”了:刚满半岁的儿子被送回老家,未愈的腿伤被抛诸脑后。高强度、超负荷的工作,托着她一步步攀向高峰,全省未检业务竞赛独揽三奖,“五位一体”工作模式受到省院推广,工作室再度获评“全国巾帼文明岗”、“全国青少年维权岗”,却也一点点透支着她的健康。 

  一切并非没有预兆,只是身体信号都被当成了不碍事的小毛病,直到2016年,她陡然晕倒在了办公室里。之后便是频繁地化验以及漫长的等待,在配合医生寻找病因期间,石杨一面如常办案,一面修习心理学缓解情绪高压。无心插柳柳成荫,本想借助知识的力量从容生活、更好工作,却一次性通过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考试。 

  然而,病魔并不打算轻易放手。当医生将确诊报告摊开,免疫系统的崩溃警告让35岁的石杨第一次感觉自己走到了生死关头。“你还年轻,父母已老,孩子还小”,面对这道仅剩唯一选项的人生考题,她没有时间自怨自艾,只能尽己所能边工作、边治疗,勇敢地去打这场不知何时能赢的仗。 

  随着疗程深入,药物副作用开始显现,白细胞降低、肝肾功能受损,精力也越发不济,慢慢地,提审、开庭、制作审查报道这些重复了几百次的事也变得困难,工作不能等与身体不给力之间的矛盾让石杨陷入两难。面对医生的规劝,爱人的担忧,她也曾无数次地命令自己,算了,就到这吧;可无数个不眠之夜她辗转反侧,却终是放不下刚刚成立的“心港湾”观护基地和首批附条件不起诉考察对象,终是过不了“心甘”这一关。 

  就这样挣扎着、强撑着,时间来到2017年。年初,院内分类定岗,为了征求个人意愿,院领导同石杨进行了一次深谈。 

  “你愿意换到其他岗位吗?”当她亲耳听到这个最不敢面对的问题时,并没有预想中的慌乱,反而脱口而出确定且唯一的答案。“我不愿意,我孩子有多大我来这里就有多久,我是和工作室一起成长的,我真的舍不得。” 

  自助者,人恒助之。在领导与同事们的爱护下,她一边了结陈案,一边从事争创、迎检、整理资料等工作。不再纠结去留,她的心有了安放之地。这段不得不慢下来的日子,也给了她时间和空间,身心缓缓修复。 

  重新开始 

  生病就像进了隧道,期待前路有光,光就在前方。随着春天到来,石杨的身体重新焕发出生机。2018131日,她沉寂已久的办案系统恢复收案;与此同时,工作室人员配备增强,也让她有更多精力投入办案之中。 

  不久,一起特殊的性侵案摆在了她面前。17岁的小东智力发育迟缓,初中毕业便辍学在家,因一时冲动,侵犯了年仅6岁的邻居女童小南。虽然嫌疑人供认强奸幼女,但仔细审查案卷,石杨却发现疑点重重。 

  “精神司法鉴定显示,嫌疑人属于轻度智障,但笔录中思维清晰,对答如流,一点看不出来智力有问题”,带着疑惑,石杨想看一下讯问视频,却发现办案人员并未同步录音录像,“更重要的是,嫌疑人供述与被害人陈述有些不符,小南的描述更符合猥亵儿童罪”。对小东的认知水平进行充分评估后,做好预案的石杨来到了看守所。 

   当嫌疑人进门,石杨敏锐地观察到,他虽然一直低着头,但囚服扣得整整齐齐,按完手印也没乱擦在墙上。“这些好习惯,表明他的家教并不差”,基于此,石杨依据心理暗示理论迅速调整策略,以一句由衷的表扬开启讯问。 

  “你是我见过这么多孩子中,最讲究的一个”,听到检察官的话,从进门就开始低声抽泣的小东不可置信般抬起了头。面对17岁的小东,石杨几乎是以跟45岁孩童说话的语气及方式在问案,声音极其温柔,唯恐吓坏对方阻断交流。她的耐心与专业使得整场讯问推进顺利,小东虽表达能力有限,但仍能清楚、如实地描述自己的行为。“他认罪,内容与前份笔录并无出入,只是表达上没有那么流畅”。 

  固定好小东的供词,石杨立刻联系被害人家属,但复核的要求却遭到了坚决反对。“孩子妈妈很抗拒,不想再揭开伤疤”,她只好反复做工作,再三保证以小南的意愿为主,才说动了伤心的母亲。 

  如石杨所料,复核一开始也不顺利。小南沉默寡言,母亲唉声叹气,现场气氛压抑至极。这时,石杨悄悄地拿出一个梳着小辫子的布娃娃放在了桌上。 

  可爱的人偶对儿童永远是有吸引力的。当小南伸出手,石杨便适时的陪她玩起了过家家。当孩子逐渐沉浸于游戏,石杨便一步步引导她用摆弄娃娃的方式,说出案发时的真相。 

  “这种方式让那些残酷的事没那么难以启齿”,患病期间修习的心理学理论及技术,让石杨办起未检案件更加游刃有余。跟小南见面前,她预演了绘画、全脑效能等多套方案,最终根据案件焦点作出选择。事实证明,她选对了:小南终于克服恐惧说出实情,与小东的供述相互印证,至此,案情水落石出。 

  之后,石杨又陆续办理了几起性侵案件。由于每次都遭遇证据单薄、易翻供等困局,她便主动与办案单位协商,要求在办理类似案件时提前介入,第一时间引导侦查、固定证据,以确保案件质量、防止二次伤害。看到她投入的劲头,民警们也笑着感慨,那个较真的石杨真的回来了。 

  跬步向前 

  扎根工作室八年,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805件、接触问题少年过千名,对于自己珍视的未检事业,石杨的思考渐成体系。对于当前未成年人犯罪及司法机关宽缓处理引发的讨论,她引用电影台词“无论最终结果将导向何处,我们选择希望”来表达自己“宽容而不纵容”的帮教理念。 

  对于帮教这件事,石杨一直很“贪心”,恨不能帮到案子中遇见的每一个孩子,可人生残酷,无能为力的遗憾时常让她喟叹自我渺小。 

  去年8月,在办理一起手机盗窃案时,被害人主动提出,只要按手机鉴定价值赔偿2000元,他愿意谅解未满18岁、已认罪悔罪的小北,给他一个机会。然而,当石杨满怀希望地转述被害人意见时,却在其父亲处碰了壁。 

  “我用自己打零工赚的钱赔行吗?”听到父亲以“没钱”拒绝后,小北近乎哀求地向父亲求助,却仍是无济于事。讯问室里,旁观一切的石杨无奈至极。 

  小北终是站上了被告席。对于自小父母离异、父亲作为刑满释放人员管教失当、误交损友而参与盗窃的小北,石杨深知其处境艰难,因此在法庭教育环节并未严厉批评,而是给了一段温暖的鼓励。当她说到“任何时候都要自食其力,没有人帮你,你更要帮自己”时,一直故作冷漠的小北当庭嚎啕大哭。 

  最终,小北被判处拘役五个月。获释之后,他成为了一名外卖小哥,还时常通过工作室账号和石杨联系,汇报近况。他的微信签名,不知何时改成了石杨在法庭上说的那句话。 

  “对于他,我没能做到最好,但这个努力的过程能证明,还有人在关心他”,随着小北的生活渐入正轨,石杨也慢慢放下遗憾,“犯罪自该惩罚,但也要给出路,特别是像小北这样,在成长过程中并未从家庭、学校、社会获取足够支持而犯下轻刑案件的孩子。他们正处在多变期,一点正能量的引导,或许就能开启成长的蝴蝶效应”。 

  “未来,除了办案,我希望自己能在实践层面进行创新探索,为构建完善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帮教社会化体系提供更多参考”。选择希望,是未检工作的意义,也是石杨的决心。选择希望,即使最终会失望,也要心向光明;即使越走越艰难,也要跬步向前。经历了奋斗、疾病、回归、荣誉的洗礼,现在的石杨比任何时候都更通透,更确定。未来的日子里,她将和其他守护者一道,以细水长流、来日方长的步伐,继续自己与涉罪未成年人的缘分,继续自己的未检未尽之路。 

作者:付静宜

上一篇新闻:
下一篇新闻:迎军运盛会,展检察风采——江汉区院组织开展东湖健步走活动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