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

消费者索要“天价”赔偿如何定性

时间:2013-01-07 来源: 访问量:

一、基本案情

2011年5月7日,袁某、刘某某在武汉市江汉区某超市内购买6袋900克装的“草原兴发绿鸟鸡”,由于价签错误,结账时按1000克价格结算,后该超市对其退还10倍差价,袁某、刘某某不满,多次找工商、物价部门投诉,在以上部门按程序处理后,仍然不满,于2011年5月17日起,以要向新闻媒体曝光、炒作此事使超市的商业信誉受损相威胁,向超市及其供货商武汉市某商贸有限公司经理肖某某索要精神损失费人民币6万元,后经谈判降至2万元。肖某某将与袁某的电话谈判过程录音并于2011年5月23日报警。2011年5月24日15时许,袁某在该超市店内找肖某某取走人民币2万元。后袁某、刘某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二、分歧意见

对本案的行为如何定性,存在两种分歧:

第一种意见认为:袁某、刘某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无论是要求超市退还10倍差价,还是找工商、物价部门投诉,二人都是在采取合法渠道维护其作为消费者的正当权益。由于相关部门的处理结果令其不满,才会采取与超市及供货商自行协商的办法解决此事,其主观故意不明显。因此,袁某、刘某某向超市索要赔偿只能定性为民事纠纷,应属民法调整的范畴,即便超市及供货商不满其开出的“天价”,也不应当将袁某、刘某某的行为作为犯罪处理。

第二种意见认为,袁某、刘某某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理由是虽然前期索赔及投诉的行为属于正当维权,但后期产生了非法占有的他人财产目的,以向新闻媒体曝光实行威胁,且索要的赔偿金额已大大高于合理的赔偿数额,应认定为敲诈勒索罪。

三、评析意见

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袁某、刘某某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客观方面使用了胁迫手段,使得对方产生恐惧心理并且基于这种心理处分财产,遭受财产损失,因而构成敲诈勒索罪。

(一)本案的关键在于需要正确区分权利行使与敲诈勒索罪的界限。诚然,在不少情况下,行为人为了行使自己的权利而使用要挟手段,特别是损害赔偿请求权的行使,原则上不成立敲诈勒索罪。然而本案的特殊在于,工商、物价部门已经作出了处理,损害赔偿请求权已经实现,便不能继续以索赔为名实施敲诈勒索。应将事件的发展分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走的是正常程序行使损害赔偿请求权,属民法调整的范畴,而后一阶段以索要精神损失费为借口,以向媒体曝光为胁迫直接向商家索要钱财,行为性质就是敲诈勒索。这也引出了本案的第二个问题——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

(二)本案主观故意的产生由于有前期合法行使损害赔偿请求权的掩饰,因而不易发现。然而,如前所述,当袁某、刘某某以向媒体曝光相威胁直接向商家索要钱财时,就产生了非法占有的故意。无论是从索赔名义为“精神损失费”来看,还是索赔数额达“天价”来看,其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故意明显。即便主观故意产生的时间是在前期合法维权和后期敲诈勒索之间,也不能影响敲诈勒索罪的成立。

(三)即使向新闻媒体曝光是合法的,也成立敲诈勒索罪。敲诈勒索罪中的胁迫,是指以恶害相通告,以使对方产生恐惧心理。恶害的种类没有限制,也不要求恶害的实现自身具有违法性,只要足以使对方产生恐惧心理进而处分财产即可。例如,行为人知道对方的犯罪事实,以向司法机关告发进行胁迫勒索财物。尽管向司法机关告发是合法的,但依然成立敲诈勒索罪。本案中,向新闻媒体曝光这一恶害也是合法的,但它使商家产生了恐惧信誉受损的心理,进而给予“天价”赔偿,遭受巨大财产损失,就应当认定为敲诈勒索罪。

作者:不详

上一篇新闻:武汉法治政府建设的模式选择与路径探析
下一篇新闻:新刑诉法中不起诉规定的解读与执行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