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

新刑诉法中不起诉规定的解读与执行

时间:2013-01-16 来源: 访问量:

内容摘要:不起诉制度是刑事诉讼中的一项重要制度,不起诉权是检察机关的一项重要权力。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中不仅明确了刑事和解案件相对不起诉的适用范围,还增加了附条件不起诉这一重要制度。对于历来奉行相对合理主义的中国法制化进程而言,这是一项非常积极和有意义的修改。本文主要是针对新规定做一个初步的解读,并提出新规定在实际执行中应当关注的问题及解决方法。

关键词:附条件不起诉 相对不起诉 刑事和解 相对合理主义

一、制度修改的价值动因——“和谐”理念在司法制度中的贯彻

当前,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实现科学发展、维护和谐稳定是党和国家的根本任务。“和谐”这一理念在司法领域体现为遵循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因为刑罚本质上是一种恶害性,不论是身体刑或自由刑都是如此。对犯有恶劣罪行的人是不能放弃刑罚,但对一些一般轻微犯罪,如果一味强调用刑罚去严惩,不给他们一条悔过自新之路,结果很可能是坚定了他们继续作恶的决心,从而给社会造成更多不安定的因素。刑事不起诉制度所倡导的正是非犯罪化、诉讼经济、保障人权、程序正义等理念,而这一系列刑事诉讼理念的贯彻均需要依赖不起诉制度本身的积极适用和广泛践行。正因此,本次刑事诉讼法的修改不仅明确了刑事和解案件相对不起诉的适用范围,而且还新增了附条件不起诉制度。这一方面不仅有利于那些罪行不重,且有悔罪表现的犯罪嫌疑人改过自新,也在一定程度上节省了司法资源,也是新刑事诉讼法保障人权的具体实践。这一突破性规定,不仅符合刑事诉讼便宜主义及刑法谦抑性理念,也符合了国际上“重重轻轻”的刑事司法政策,更是我国和谐社会理念在刑事司法上的一个重要体现,是一项积极的法律制度改革。

二、制度修改遵循的原则——相对合理主义

所谓“相对合理主义”,是指在一个不尽如人意的法治环境中,在多方面条件的制约下,无论是制度改革还是程序操作,都只能追求一种相对合理,不能企求尽善尽美。根据这一理论,中国的司法改革总体上只能在我国社会大背景下,采取司法内外互动的方法,改革只能是条件论的、渐进性的、改良的方式进行。本次刑事诉讼法的修改同样是遵循这一重要改革原则,即司法改革必须符合中国实际,制度的构成和创新也必然符合中国的国情和环境。具体到不起诉制度,此次修改有了较大动作,不仅扩大了相对不起诉的范围,更增加了附条件不起诉制度,但总体而言,我国的不起诉制度是比较严格的,条件限制比较多,适用范围有限。如此限制的原因主要在于:

(一)这是由不起诉制度的本质决定的。不起诉是由检察机关对刑事案件做出的终局决定,有终结刑事诉讼程序的效果,刑事诉讼法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用以规范公、检、法等机关的公权力运用的,而事实上人民法院才是诉讼程序主要终结者,如果不起诉范围过于宽泛,则实际上是变向的剥夺了人民法院的刑事审判权,这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公检法机关的监督和制约,会导致刑事诉讼出现混乱。1997刑诉法修改删除人民检察院免予起诉权就是出于该职权侵犯人民法院审判权的考虑,因此不起诉只能是刑事案件的一小部分,只能是针对那些轻微刑事案件而犯罪嫌疑人确有悔罪表现的才能做出不起诉决定。

(二)限制不起诉范围符合我国社会文化的实际。我国刑事案件中不起诉适用比率相较国外是偏低的,表面上看是检察机关对于不起诉持有很谨慎的态度,实际上深层原因还是在法治初级阶段重刑文化的影响、对“严打”运动的路径依赖、对正当程序的忽视及对人权保障工作的重视不足。因此,在我国目前仍提倡重刑前提下,出于对被害人权益保护,防止激化社会矛盾,追求和谐社会目标,也不宜将不起诉范围规定得过于宽泛。

(三)综合考虑我国立法技术及整个司法执法环境,也不宜将不起诉范围规定过宽。总体而言,我国法律规定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过于原则、可操作性缺乏的技术缺陷,大量的规定需要通过司法机关的司法解释来进行补充和完善,而目前的司法执行环境和司法人员整体素质上决定了如果规定过于宽泛,容易导致不起诉制度在一定程度上被滥用,从而违背制度建立之本意。因此,大量的刑事案件还是应当进入到审判程序,由法院主持控辩双方进行质证,这样能保证刑事案件的更妥善的处理结果。

总之,此次不起诉制度的修改是在借鉴国外先进理论制度的基础上,结合中国自身司法实际做出的一次积极有意义的探索和改进。

三、新规定的具体解读——“查漏”与“补缺”

(一)“查漏”——明确了刑事和解案件的相对不起诉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相对不起诉适用于那些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免除处罚的案件。此次刑事诉讼法修改增加了“当事人和解的公诉案件程序”一章,其中明确规定对于达成和解的以下两类案件可以做出相对不起诉处理:其一,因民间纠纷引起,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犯罪案件,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其二,除渎职犯罪以外的可能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过失犯罪案件。这一新规定,进一步明确了当事人和解的公诉案件可以做出相对不起诉。值得一提的是,我国刑法规定的大多数过失犯罪的量刑都不超过七年,因此实际上这一新规定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相对不起诉的适用范围。这一方面有利于化解当事人之间的矛盾,另一方面也体现出了对刑事诉讼当事人人权的尊重和保护。

(二)“补缺”——附条件不起诉的建立

1.附条件不起诉的范围及对象。我国将附条件不起诉的适用对象限定为未成年人。适用案件范围限定为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规定的犯罪.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案件。对于这些案件首先要符合起诉条件,然后要犯罪嫌疑人有悔罪表现的才可以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

2.附条件不起诉的考验期及执行。考验期从检察机关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之日起开始计算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在附条件不起诉的考验期内犯罪嫌疑人应当遵守下列规定:(1)遵守法律、行政法规.服从监督;(2)按照考察机关的规定报告自已的活动情况;(3)离开所居住的市、县或者迁居应当报经考察机关批准;(4)按照考察机关的要求接受矫治和教育。同时规定由检察机关对被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进行监督考察。犯罪嫌疑人的监护人应当对犯罪嫌疑人加强管教配合检察机关做好监考察工作。

3.附条件不起诉的撤销。在考验期内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如果实施新的犯罪或者发现决定附条件不起诉以前还有其他罪需要追诉的,检察机关应当撤销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提起公诉;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如果违反了治安管理规定或者考察机关有关附条件不起诉的监督管理规定,情节严重的,检察机关也应当撤销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提起公诉。相反,如果在考验期内没有上述情形,考验期满后,检察机关应当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4.关于附条件不起诉的异议程序。对于附条件不起诉决定,如果公安机关或被害人有异议的,被害人可以申诉,公安机关可以提出复议、复核;而被附条件不起诉人有异议的,检察机关应当提起公诉。

四、新规定的具体执行

(一)和解案件相对不起诉的具体把握

根据规定,和解的刑事案件并不必然做出相对不起诉决定,这类刑事案件要能做出相对不起诉处理,首先要符合和解案件范围,即是民间纠纷引起,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犯罪案件,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或者是除渎职犯罪以外的可能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过失犯罪案件。当然还要求犯罪嫌疑人五年内不曾故意犯罪。另外,和解案件要相对不起诉,最终还是得符合相对不起诉的条件的才能做出该决定:其一,犯罪事实要清楚,双方当事人对于主要的事实没有争议,即要首先达到够起诉的标准;其二,该犯罪引起的原因必须是民间纠纷,如交通事故、邻里纠纷等;其三,犯罪情节要轻微,即从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的手段、对象、危害后果、动机、目的等情况及犯罪嫌疑人的年龄、一贯表现等综合考虑来认定其情节是否轻微;其四,要确实是有“免除处罚”或“不需要判处刑罚”的情形。

根据我国刑法的具体规定,可“免除处罚”的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形:(1)犯罪嫌疑人在国外犯罪又应当在国内负刑事责任的,但其在国外已受过刑事处罚的;(2)聋哑人或盲人犯罪的;(3)正当防卫或紧急避险过限的;(4)预备犯;(5)中止犯;(6)从犯或胁从犯;(7)自首或立功;(8)刑法分则规定的部分可以免除处罚的情形,如非法和植罂粟或其他毒品原植物,在收获前自动铲除的,可以免除处罚。当然,上述八种情形只是可以免除处罚而不是必须免除处罚,因此还是要结合具体案情进行考量,如果和解的刑事案件具备上述情形之一又确属情节轻微,犯罪嫌疑人又有悔罪表现的则做出相对不起诉决定。

关于“不需要判处刑罚”的情形,通常是由司法人员根据法律法规来灵活把握,根据司法实践来看主要有两类,即刑法分则或司法解释明确规定的部分未造成危害后果的犯罪以及部分存在被害人的刑事案件中取得被害人谅解的轻微刑事案件,前者如刑法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收买的妇女儿童没有实施摧残虐待行为或与其已形成稳定的婚姻家庭关系,但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从轻处罚,符合条件的可适用缓刑”,此种情形下,笔者认为也可以做出相对不起诉处理;后者如经过调解后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人达成调解协议并取得被害人谅解的轻伤害案件等。那么,对于和解的刑事案件是否做出相对不起诉处罚,通常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因素来进行考量,如果确实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做出不起诉决定:其一、犯罪手段、目的、动机、危害后果等;其二,犯罪嫌疑人年龄、境遇、前科情况、平时表现、改造难易程度、提起公诉对其家庭、职业及生活的影响等;其三,是否有可能会逃跑、隐匿毁灭证据等;其四,是否真正取得被害人谅解;五,社会影响是否恶劣。如果综合考虑上述情形认为不能或不宜做出不起诉处理的,如案件造成较为严重的社会影响、累犯等,即使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人已达成和解,也不能做出相对不起诉处理。

(二)附条件不起诉在执行中应当注意的几个问题

1.关于附条件不起诉的适用范围

按照规定,未成年人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规定的犯罪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才能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在此需注意的是此处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应当是理解为是如果案件起诉,法院宣告刑可能在一年有期徒刑以下,而不是指法定刑在一年有期徒刑以下,比如某未成年人犯抢劫罪,有自首等情节,法定刑在三年以上,但实际宣告刑可能在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判处的,可以适用附条件不起诉。这样理解就不难解释附条件不起诉适用的案件范围规定为“一年以下”,而相对不起诉则是“三年以下”甚至“七年以下”了。事实上相对不起诉中所说的“三年以下”或“七年以下”指的是法定刑,因此犯抢劫罪的犯罪嫌疑人是不能适用相对不起诉的。因为从法理上讲,附条件不起诉的适用范围显然不应当限于相对不起诉的适用范围,否则就没有设置的必要了,即附条件不起诉适用案件的罪质条件显然要严重一些,也就是说,除开过失犯罪外,其他案件附条件不起诉的适用范围是大于相对不起诉的。另一个问题是,附条件不起诉的适用范围既然可能是法定刑在三年以上的犯罪,那显然也应当确定一个上限,过于严重的犯罪不能适用该不起诉制度。笔者建议基层检察院可以掌握在法定刑在五年以下的,宣告刑可能在一年以下的适用附条件不起诉。

2.注意与相对不起诉的选择适用问题

如前所述,附条件不起诉与相对不起诉在适用案件范围上存在重合,对于一些案件二者理论上都可以适用,具体个案应当如何选择适用并没有规定。相对不起诉和附条件不起诉的逻辑关系在一定程度上新规定并没有厘清,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导致司法实践中的混乱。那么针对此问题,在司法解释没有出台之前,笔者建议各基层检察院可以采取部分学者的观点,按照“相对不起诉—附条件不起诉”的顺序将这两种不起诉制度进行逻辑体系上的明确区分与定位。对于同时符合相对不起诉和附条件不起诉适用范围的案件,应当优先选择适用相对不起诉决定,只有当不适合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的才进而考虑是否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如果认为适合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的就不应考虑是否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结合上述附条件不起诉的适用范围,就是说法定刑在三年以下的直接适用相对不起诉,而法定刑在五年以下宣告刑可能在一年有期徒刑以下而又不能适用相对不起诉的则适用附条件不起诉。

3.注意把握所附“条件”

新规定对于附条件不起诉中的“条件”这一重要内容并没有规定,而只是简单地规定了几点被附条件不起诉人应当遵守的义务,那么,在没有相应的新规定出来前,笔者建议检察机关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确定所附“条件”,即犯罪嫌疑人的应当具体履行的义务,一类是负担性义务,一类是指示性义务。其中负担性义务主要包括:(1)赔偿被害人的损失,包括物质和精神两方面损失;(2)对于犯罪导致国家或公共利益的情形,可以责令犯罪嫌疑人向国家或其他公益组织提供钱款;(3)向指定的公益组织或者社区等提供公益服务,比如公益劳动。负担性义务的主要目的在于补偿被害人、国家和社会因犯罪行为遭受的损失,弥合受损的社会关系。指示性义务主要包括:(1)立悔过书;(2)向被害人等相关人员赔礼道歉;(3)遵守相关规定;(4)不得对被害人、证人及其他相关人员进行打击报复;(5)接受戒毒、精神治疗等。这种义务的目的在于使犯罪嫌疑人真诚悔罪,避免再犯。

4.严格执行附条件不起诉的异议程序

对于被害人及公安机关对附条件不起诉提出异议的,应当严格依照程序进行处理。而对于被不起诉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提出异议的,则必须立即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这是无条件的,也不需要审查理由,原因在于附条件不起诉的前提如同相对不起诉一样,是要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换言之犯罪嫌疑人要认罪,有良好的悔罪表现,如果其对于其所犯的罪行持有异议,则当然不能做出附条件不起诉处理。

作者:不详

上一篇新闻:消费者索要“天价”赔偿如何定性
下一篇新闻:论未成年刑事被害人的特殊保护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