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

试析职务犯罪技术侦查措施的适用

时间:2013-02-21 来源: 访问量:

2012年3月14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以下简称新《刑事诉讼法》),在新《刑事诉讼法》中,尽管明确了检察机关在打击职务犯罪时,根据侦查的需要,经过严格的批准手续,可以采取技术侦查措施的原则性规定,但在具体操作以及适用细节上并未细化,因此,笔者认为,根据新《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有必要对技术侦查措施适用的相关方面做进一步探讨。

一、明确职务犯罪技术侦查措施的适用原则

(一)程序法定原则

程序法定原则,也可称法律保留原则,是指一些特定事项必须由法律来予以规定,行政行为若无法律规定则不得为之。作为一项宪法性原则,其目的在于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防止国家公权力的滥用。这个原则的主要目的和其涉及的问题,是要在法律中规定对公民基本权利受到来自公权力侵犯时的保障。具体就职务犯罪技术侦查措施来看,程序法定原则主要表现为只有且只能由国家立法机关的正式立法程序所做出的法律来确立和规范技术侦查手段。

新《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检察院在立案后,对于重大的贪污、贿赂犯罪案件以及利用职权实施的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重大犯罪案件,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经过严格的批准手续,可以采取技术侦查措施,按照规定交有关机关执行。”该条款对检察机关在职务犯罪侦查过程中启用技术侦查手段做出了原则性规定,相对未修改之前的《刑事诉讼法》可以说是巨大进步,但从程序法角度讲,新《刑事事诉讼法》的该款规定所具有的更多是法理上的意义,在司法实践当中,只有等待与该款规定相匹配的实施细则出台以后才能具有实务中的操作性。

(二)比例原则

比例原则,也称重罪原则或相应原则。比例原则是指国家行使权力保护的国家与社会公共利益,应与保护公民个人权利之间保持适度的比例和平衡的原则。这个比例的判断界定,国外有些国家认为是技术侦查措施使用的案件范围—重罪原则,是指实施技术侦查措施的案件范围是比较恶劣严重的犯罪案件,包括刑事处罚比较重的犯罪案件和非常规的犯罪案件,例如新时期的职务犯罪。因此,根据比例原则的精神,要将职务犯罪的社会危害性与使用技术侦查措施所侵犯的公民个人权益进行比较,只有前者大于后者才符合比例原则,才意味着检察机关可以使用技术侦查措施,反之则不能运用技术侦查措施。因此,技术侦查措施往往只适合比较严重的职务犯罪案件,相对轻微的职务犯罪案件则不宜运用。

我国新《刑事诉讼法》规定“对于重大的贪污、贿赂犯罪案件以及利用职权实施的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重大犯罪案件”可以采取技术侦查措施,因此,启用技术侦查措施的案件应该是可能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职务犯罪案件,但笔者认为,针对目前职务犯罪的形势,为了更为有效的打击职务犯罪行为,巩固执政基础,根据我国《刑法》对职务犯罪的法律规定,对于可能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职务犯罪案件均应启用技术侦查措施。

(三)必要性原则

必要性原则也被称为最后性原则,是指对于容易侵犯公民权利的技术侦查措施而言,只有在采取常规或者普通侦查措施的手段收效甚微或者毫无收获时,检察机关才能考虑启用技术侦查措施。实质上该原则强调的是技术侦查措施具有补充性,在查办案件时往往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予以考虑实施。

我国新《刑事诉讼法》并未对技术侦查措施的必要性做出明确规定,但笔者认为,检查机关查办案件在启用技术侦查措施时应该遵守该项原则。但是,我们也应该意识到,为了提高职务犯罪侦查的效率,在查办案件时也不能过于教条化,也就是说并不是对每一个案件都必须将常规侦查手段逐一实验完毕后才能使用技术侦查措施,这不仅是对司法资源的一种浪费,有时甚至会因此贻误战机。因此,在检察机关办理职务犯罪案件时,当客观情况不允许检察机关死板的按照必要性原则一一验证常规侦查手段时,检察机关可以事先对是否需要启用技术侦查措施进行必要性的预先判断。这不仅需要侦查人员对案情以及侦破的难度进行合理分析,还需要检察机关的侦查人员对常规及非常规的侦查措施进行预先判断与比较,这就在另一方面要求侦查人员不断提高自身的业务知识的侦查水平。

二、规范技术侦查措施适用的程序机制

上述三项原则是对检察机关实施技术侦查措施的实体性限制,而规范技术侦查措施的程序适用机制是对其作出的程序性限制。在运用技术侦查措施时必须兼顾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之间的关系,所以实施技术侦查措施必须明确规定实施程序,我国新《刑事诉讼法》对这方面规定尚不明确,有必要在此作出深入探讨。

(一)技术侦查措施的申请主体和申请形式

1.申请主体

检察机关作为职务犯罪技术侦查措施的实施机关,由检察机关作为技术侦查措施的实施主体和申请主体最为适应职务犯罪侦查的需要,我国新《刑事诉讼法》也明确规定了检察机关作为申请主体。

2.申请的形式和内容

我国《刑事诉讼法》虽然规定检察机关为职务犯罪技术侦查措施的申请主体,但是对申请的形式和内容却未详细说明,仅仅在第一百四十九条中对时间限定为三个月。笔者认为,检察机关在申请技术侦查措施时,应当由职务犯罪侦查部门以书面形式提出申请,具体写明:

(1)使用技术侦查措施的时间、地点、对象、范围、内容和理由,尤其是使用技术侦查措施的必要性说明。

(2)实施技术侦查的侦查人员、方式、起止期限以及证明犯罪嫌疑人职务犯罪的初步证据。

(二)职务犯罪技术侦查措施的审批主体和批准方式

1.审批主体

检察机关提出技术侦查措施申请后,由谁作为审批主体尚不明确,我国新《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八条只规定“经过严格的审批手续”,这里所说的严格审批手续指向不明,给实践操作造成了一定困难。

目前,我国法学界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是主张由检察机关内部审批,另一种观点认为应该由法院授权批准,持第二种观点的人认为,从长远来看,如果由法院作为主体授权检察机关实施技术侦查措施,才能更有利于实现对犯罪嫌疑人的人权保障和程序公正。但笔者认为,技术侦查措施的审批还是应交由检察机关自身审批比较恰当,因为由检察机关作为审批主体,不仅能够及时准确的破获职务犯罪案件,而且职务犯罪案件经常会涉及国家公务行为,行政监察机关和纪委往往也会介入其中,所以在这方面检察机关比法院更擅长处理有关问题。因此,在今后不断完善的法律规定中,笔者建议检察机关作为职务犯罪技术侦查措施的审批主体。

2.批准方式

技术侦查措施的批准方式分有证侦查和无证侦查两种方式,新《刑事诉讼法》并未对批准方式进行详细规定,笔者认为,技术侦查应采用有证侦查方式,即实行许可令状,许可令状上除了应该载明侦查方式、内容、范围外,还应规定实施期限。针对实施期限,我国新《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九条规定“批准决定应当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确定采取技术侦查措施的种类和适用对象。批准决定自签发之日起三个月以内有效。对于不需要继续采取技术侦查措施的,应当及时解除;对于复杂、疑难案件,期限届满仍有必要继续采取技术侦查措施的,经过批准,有效期可以延长,每次不得超过三个月。”

笔者认为,在日后出台的与新《刑事诉讼法》相配套的法律法规中,还应规定职务犯罪技术侦查措施的事后审批程序。因为在特殊或者紧急情况下,侦查人员为了抓住战机,很可能来不及向检察机关申请实施技术侦查措施,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允许其先行使用技术侦查手段进行侦查,但应该在实施技术侦查措施之时起,48小时以内向检察机关申请确认。只有得到检察机关批准以后才能产生法律效率,否则应立即停止或者撤销。

(三)职务犯罪技术侦查措施的实施内容和实施方式

1.实施内容

我国《新刑事诉讼法》只规定了启用技术侦查措施的条件,对侦查措施的实施内容和实施方式都未详细说明,这在很大程度上对技术侦查的实施造成了一定阻碍,也可能对人权保护造成损害。由此,笔者认为,在今后不断完善的法规中应明确,检察机关批准技术侦查措施并且签发令状后,检察机关的侦查人员必须严格按照令状上的内容来实施技术侦查措施。除此之外,检察机关在适用技术侦查措施时,还应有节制的适用技术侦查措施,进而有效保护被侦查对象的合法权益。

2.实施方式

我国新《刑事诉讼法》对实施方式也未作详细规定,笔者认为,在实施技术侦查过程中,有三种方式可以选择,第一种是检察机关利用自身不断完善的技术设备来实施监视监听等;第二种是通过法定程序请求公安机关来实施监视监听;第三种是要求电信等部门配合实施。根据目前的法律规定和司法实践,检察机关普遍选择的是第二种方式,但是我们应该看到,由于公安机关自身工作的性质和办案数量等原因,检察机关依托公安机关实施技术侦查措施的弊端也日益显现,因此,笔者认为,在新《刑事诉讼法》正式施行以后,检察机关可以更多尝试一种和第三种方式来提高自身侦查效率,当然这需要与之相匹配的法律法规来明确这些实施方式的法定程序。

(四)职务犯罪技术侦查措施实施过程中的保密机制

技术侦查措施极易侵犯公民的基本权利,因此,是使用该手段只能为达到侦查目的的需要,立法应当规定通过技术侦查手段获取的证据材料及其他相关资料的保密工作。我国新《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条第二款规定“侦查人员对采取技术侦查措施过程中知悉的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应当保密;对采取技术侦查措施获取的与案件无关的材料,必须及时销毁。”

针对该条规定,笔者认为,在今后的实施细则中,可以进一步细化为三个方面:一是在检察机关使用技术侦查措施时,必须全程如实的将每一次使用过程记入笔录,载明技术侦查措施的具体种类和相关内容。;二是技术侦查措施记入笔录后,必须送给批准实施技术侦查的主体进行审查,接受检验和质疑;三是,技术侦查措施获得的证据和材料在诉讼终结后应当全封和保存,对与案件无关的材料,则应该销毁,并且记入笔录。在保存期限内,禁止任何人随意泄露相关信息。

三、完善职务犯罪技术侦查措施的监督机制

职务犯罪技术侦查措施的适用尽管可以提高侦查能力和破案效率,但是其也极易侵犯公民权利,因此有必要对技术侦查措施建立一个相对完善的监督机制。我国新《刑事诉讼法》对技术侦查的监督机制未做详细的说明,值得进一步探讨。

(一)建立检察机关内部监督机制

如上所述,检察机关如作为职务犯罪技术侦查措施的批准主体,其理所当然应当首先对技术侦查措施的实施进行监督。我们知道,检察机关侦查与逮捕是分离的,因此可以相互制约,从而解决对自身侦查行为的监督。

检察机关在侦查职务犯罪案件实施技术侦查措施时,检察机关内部的侦查监督部门应当依法监督的主要内容有:技术侦查措施在职务犯罪案件侦查中实施的必要性,手段使用对象与案件的相关性,案件在使用技术侦查措施时的使用条件和范围,申请使用技术侦查手段的程序是否合法等等。

(二)检察机关外部的技术侦查措施监督机制

1.人民代表大会的监督机制

人民代表大会作为国家的权力机关,应当要求职务犯罪的侦查主体,即检察机关定期向其相应的工作机构报告技术侦查措施的实施情况,从而,人民代表大会便于从总体上对检察机关实施技术侦查措施的规范情况进行监督,进而有效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基本权利。

2.法官的司法审查机制

这里说的法官的司法审查机制主要是事后的监督。司法审查机制往往通过中立方的介入,对侦查机关的技术侦查权进行有效的监督和控制,分为执法前的监督和执法后的监督,及事前监督和事后监督。执法前审查指的是侦查机关在执行这些特殊的侦查取证手段之前应当征得法官的同意,由法官通过签发令状或其他形式来决定侦查机关是否可以执行该行为。执法后审查指的是侦查机关在自行执行了这些特殊的侦查取证行为之后,再由法官来审查其行为的合法性和正当性。

笔者认为,根据我们司法实践来看,应该采取由法官进行执法后的监督即事后的司法审查机制。该机制的主要措施是指弥补检察机关对技术侦查手段的审查监督中的疏漏和不足,确立审判阶段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由法官对通过特殊侦查手段获取的证据的合法性把好最后一道关。法官应当排除侦查机关违反法定程序运用技术侦查手段收集到的证据,对于侦查机关没有违反法定的取证程序,但取得的证据违背了实施技术侦查措施时所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也应当排除,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笔者从新《刑事诉讼法》的角度对职务犯罪技术侦查措施的适用原则、程序机制以及监督机制做了简要分析,笔者相信,随着新《刑事诉讼法》的正式施行,与职务犯罪技术侦查措施相匹配的相关法律规定将不断完善,在与职务犯罪行为的斗争中,技术侦查措施将为案件的侦破提供巨大的帮助。

作者:不详

上一篇新闻:论未成年刑事被害人的特殊保护
下一篇新闻:新刑事诉讼法语境下简易程序公诉案件办理模式探析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