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

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的实践与思考

时间:2013-03-20 来源: 访问量:

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关系着国家的未来和民族的希望,关系着亿万家庭的幸福安宁和社会的和谐稳定。加强对未成年人的司法保护,最大限度地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犯罪,既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也是检察机关的重要职责。多年来,我院认真贯彻教育感化挽救方针,秉持“大手拉小手”的工作理念,立足检察职能,积极探索适合未成年人特点的工作机制和工作方式,逐步形成了以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办案专班为基础、以各项工作机制为支撑、以“郭艳萍大手拉小手工作室”为整合平台,实行捕、诉、监、防一体化工作模式,取得了较好成效。2008年以来,我院共办理未成年人审查批捕案件356件672人,审查起诉案件324件656人,确立重点帮教对象46名、回访问题青少年50余人次、制作社会调查310余份,发出量刑建议300余份,均被法院采纳,被判刑罚人员再犯率为零。

一、适时建立审查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工作专班,积极整合办案资源和力量

针对青少年违法犯罪较为突出的实际,1999年,我院以创建“优秀青少年维权岗”为载体,成立了以分管刑检工作的副检察长为组长,侦查监督科、公诉科负责人等为小组成员的创建优秀“青少年维权岗”活动领导小组,并以公诉科为依托,挑选责任心强、业务水平高、且对青少年充满爱心的2名同志组成涉罪青少年案件办案组,主办未成年人涉罪案件。在办案过程中,办案组同志坚持寓教于审、融情于法,倾情帮教,为青少年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环境,受到了教育部门、未成年人及其家长的欢迎和好评。在取得积极成效的同时,由于该做法局限于公诉环节,工作链条短、人员配备少、深入程度不够、工作效能不高等问题日渐凸显,制约了这项工作健康深入发展。

为进一步规范未成年犯罪案件的办理,逐步实现未检队伍的专职化和专业化,切实提高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实效,我院党组决定成立专门的工作团队,集中力量,整合资源,全力做好青少年维权帮教工作。2008年1月,我院在在案多人少、办案压力较大的情况下,打通批捕、公诉两个分立环节,从侦查监督和公诉部门各抽调2人政治素质高、业务能力强、善于与未成年人沟通且充满爱心的同志组建成立“审查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办公室”,他们工作经验丰富,熟悉青少年身心发展特点,善于做青少年思想教育工作, 专门负责青少年犯罪案件的办理、青少年维权帮教以及社会教育等工作。为充分发挥她作为未成年人维权帮教工作先进典型的示范效应和品牌效应、我院将该办公室以武汉市青教工作先进人物、市三八红旗手、十大服务明星党员、十佳政法干警、我院公诉科副科长郭艳萍的名字命名为“郭艳萍大手拉小手工作室” ,意在体现检察机关对未成年人关键时候“拉一把”的责任担当和对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关心、关注和关爱。根据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特点,“郭艳萍大手拉小手工作室”积极探索新的办案模式,率先在全省探索运用“捕诉监防一体化”的办案模式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即案件承办人从审查批捕环节起,全面承担、全程负责案件的审查逮捕、审查起诉、诉讼监督、犯罪预防等工作职责。实践证明,这种建立在审批制约基础上的一体化办案模式,有利于办案人员从批捕环节就着手了解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思想状况、个性心理、家庭状况、在校表现、犯罪原因等,便于开展有针对性的帮教,使未检工作做得更加深入更加细致。同时,办案人员通过对案情的熟悉、文书资源的共享,有利于缩短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办案时间,防止交叉感染,以切实保障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二、健全和完善工作机制,积极提升捕诉监防一体化工作效能

经过几年的实践,工作室在办理未成年刑事犯罪案件中形成了一套较为完备的操作方式和工作规范,保证了此项工作顺利开展。

一是坚持案前审查的社会调查。社会调查是“审查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办公室”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必经程序,他们通过“四查”的工作法,了解每一个涉案未成年人的基本情况和个性特点,制作社会调查报告,为依法办理案件、有效开展帮教打下良好基础:阅卷审查,重点审查涉案未成年人每一次供述情况,分析其演变过程,从而掌握其个性特点;询问调查,通过询问家长、监护人,了解其成长经历和家庭环境;走访调查,到其所在的学校、单位、派出所、街道社区,了解其学习生活表现、道德品行、社会交往等综合情况;协同调查,即与公安机关的承办人员互相沟通情况,了解其从被捕入监到预审期间的思想动态及公安机关的帮教情况。如在受理范某抢劫一案后,办案人员通过社会调查了解到范某是大学生,在校表现较好,此次犯罪是受人邀约而非积极参与,其父母下岗后自强不息艰难创业供孩子读书,曾多次得到“全国道德模范”吴天祥的帮助和支持。我院依法决定对其作相对不起诉处理,使他得以重返学校继续完成学业。吴天祥同志亲自与范某家人一起专程给我院送来锦旗,对我院积极落实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全力挽救失足青少年的做法表示赞赏和感谢。

二是坚持案中司法保护和人文关怀。

“审查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办公室”探索实行了四项工作机制:实行“亲情会见”,对具备条件的案件,安排在押未成年人与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会见,用亲情的力量感化、促使其悔罪;实行“代理监护人”机制,对流窜作案、无人监管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选择社会上有爱心的离退休老干部进行监护,保障他们的基本权益;实行法律援助前移,积极争取区司法局的支持和配合,将对未成年人犯罪嫌疑人的法律援助工作前移至审查逮捕阶段,使其合法权益得到充分保障;积极开展量刑建议工作,通过对案件事实、犯罪情节和社会调查情况的综合分析,制作《量刑建议书》随案移送法院,向法院提出关于刑罚种类和量刑幅度的具体建议,均被法院采纳。

三是坚持案后坚持跟踪帮教。

为了巩固办案开展的各项帮教工作成果,防止未成年人再犯罪,“郭艳萍大手拉小手工作室”还建立了追踪关注机制,采取“五个一”的帮教工作法,对作出不批捕、不起诉决定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进行跟踪帮教:赠送一本励志书。向每一名作出不捕、不诉决定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赠送一本励志书,并附上“检察官寄语”,引导其改造思想,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致家长一封信。通过书信的形式为家长剖析孩子犯罪的原因,提示家庭教育应注意的问题,告知家长应履行的职责,为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的家庭环境;签订一份共同帮教协议。与不捕、不诉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所在社区或者学校签订一份共同帮教协议,明确帮教职责,定期联系沟通,有针对性地进行思想教育,行为纠偏,生活帮困;定期进行一次回访考察。对不予批捕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每半月进行一次回访,直至案件作出起诉或不起诉决定;对作出不起诉决定的未成年人每两个月进行一次回访,直至不诉决定作出满一年,并视具体情况决定是否继续帮教;建一份帮教档案。从审查逮捕、审查起诉一直到帮教期届满,客观如实记录每一名不捕、不诉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及悔罪情况、处理情况、跟踪帮教情况、矫正情况等,全面反映帮教情况和效果,进一步总结帮教方法和措施。截止目前,在我们帮教的未成年人中没有发生再犯罪情况,有的还在学业、特长等方面取得了优秀的成绩。

三、贯彻实施新的刑事诉讼法,深入推进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

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就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了许多特别规定,如队伍专业化制度、强制辩护制度、社会调查制度、限制适用逮捕制度、合适成年人在场制度、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犯罪记录封存制度等,这对进一步做好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同时又为这项工作拓展了新的空间,提供了新的机遇。我们要以学习贯彻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为契机,在认真总结本院实践经验的基础上,积极借鉴其他政法部门的有益经验,深入推进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创新。

(一)严格限制适用逮捕措施,建立捕后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

修改后的刑诉法规定:“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严格限制适用逮捕措施。”、“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逮捕后,人民检察院仍应当对羁押的必要性进行审查。对不需要继续羁押的,应当建议予以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笔者认为,“严格限制适用逮捕措施”是指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尽量不适用逮捕措施,做到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对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我们审查批捕要坚持审慎性原则,树立“不捕为常态,批捕为特例”思想。要依据修改后的刑诉法的规定,要求公安机关随案移送能够证明具有逮捕必要性的证据材料,提供社会调查报告和现实表现材料,对逮捕必要性予以充分说明。将听取律师和法定代理人意见落到实处,严格适用逮捕措施,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批准逮捕,做到既维护法律尊严又充分考虑未成年人的教育挽救。同时,修改后的刑诉法增加了羁押必要性审查内容,并明确了检察机关是审查主体。因此在审查起诉阶段,作为曾作出逮捕决定的承办检察官,有义务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强制措施的适用进行审查,尤其要对继续羁押的必要性予以审查。为此,我们要落实捕后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在实践中进一步完善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捕后改变羁押强制措施的操作性规定,通过客观、全面的评估,切实落实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宽缓刑事政策和“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

(二)积极落实合适成年人在场制度,完善未成年人犯罪社会化帮教体系

修改后的刑诉法确立了合适成年人在场制度,要求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在讯问和审判时,应当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无法通知、法定代理人不能到场或者法定代理人是共犯的,也可以通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其他成年亲属,所在学校、单位、居住地基层组织或者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的代表到场,并将有关情况记录在案。这一规定,由原来的“可以”修改为了“应当”。我们要以合适成年人制度的推进为契机,将进一步加强与综治、共青团、关工委、妇联、民政、社工管理、学校、社区、企业等方面的联系配合,整合社会力量,逐步形成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犯罪预防帮教体系,实现对涉罪未成年人教育、感化、挽救的无缝衔接。2012年11月,我院联合团区委、区妇联、区教委等单位,就共同合作、建立刑事诉讼中合适成年人参与制度进行交流和协商,并达成一致意见,由合作单位选聘热心未成年人工作,掌握一定未成年人心理和法律知识,具有较强责任感的人士担任 “合适成年人”,切实维护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下一步,我院将对选聘人员开展培训,并健全运行管理机制,逐步建立起一支稳定的合适成年人队伍。

(三)总结相对不起诉考察帮教的成功经验,探索科学合理的附条件不起诉工作机制

修改后的刑诉法规定,对于未成年人涉嫌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侵犯财产以及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犯罪,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符合起诉条件,但有悔罪表现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制度是修改后的刑诉法规定的一项新制度,该制度充分体现了未成年人刑事司法非刑罚化原则。

这就要求我们总结完善相对不起诉考察帮教的成功经验,积极探索附条件不起诉的实践规律。按照修改后的刑诉法要求,我们将通过总结经验和理论研究,对附条件不起诉的适用条件、监督考察期限、考察小组的组成、考察对象的权利义务及考察期满后的处理方式等内容进行细化完善,使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工作有章可循。在案件审查中,将社会调查报告应作为决定附条件不起诉的重要考量因素,强化被害人谅解程度的监督。同时,进一步加强探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专业化办案与社会化帮教体系的有效衔接,加强与团区委、区教委、区司法局等单位联系,努力将被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人纳入社会化帮教体系进行监督考察,实现对涉罪未成年人这一特殊人群的社会管理创新。

(四)不断丰富诉讼监督内容,促进和创新社会管理工作

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的诉讼监督工作,除了追捕追诉、纠正侦查、审判活动违法、促进社会管理完善与创新等通常意义下的诉讼监督内容外,还应注重加大修改后的刑诉法创设的未成年人特殊保护制度落实的监督。具体包括:1、分案处理制度的监督。分案处理对于防止未成年人与成年人交叉感染,促进未成年人顺利回归具有重大而积极意义。在未检工作中,必须严格分案制度的落实执行。在分案起诉的同时,加强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分管、分押的监督。特别是要把监督关口前移,在批准逮捕后及时对侦查机关落实分案情况予以监督,发现问题及时纠正,确保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不受侵犯。2、社会调查和犯罪记录封存制度的监督。社会调查和犯罪记录封存是修改后的刑诉法首次明确的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又一重要制度,但由于法律规定不明确、不具体,加之与证据属性、公开宣判制度等存在冲突,需要在实践中严格规制。检察机关应加大对社会调查报告的审查力度,客观、科学评价其内容价值。加强对犯罪记录封存的实践探索,探求依法适用的空间维度,注重发现问题,逐步推动制度完善。3、实现法律帮助权利的监督。审查批捕阶段的承办检察人员,应当把涉案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在侦查期间是否得到法律帮助作为附带审查内容。对于未依法保障未成年人法律帮助权利落实的,应当向侦查机关提出纠正意见或建议,并在以后的羁押必要性审查和审查起诉工作中,继续对侦查阶段是否落实法律帮助进行附带审查。

 

 

 

作者:不详

上一篇新闻:捕后羁押必要性审查相关问题探析
下一篇新闻: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