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聚焦
十堰校园血案4死5伤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4-9-2
    昨日,是全国各地中小学开学的日子。位于湖北省十堰市郧西县城中心的东方小学,在沉静了两个月的暑假后,迎来了今年的新老生。
  一切都像每次开学一样,8月31日学生报名,9月1日正式开学,发放新书,第一节课是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和暑假作业检查。
  疑犯刀刺8名学生一名老师
  上午10时许,五年级(2)班的刘红青老师正在班级内分发学习资料;隔壁六年级(1)班的陈长海老师正在检查假期作业。10时20分,43岁的陈严富突然闯入学校,手持水果刀的他在刺伤多名师生后,从五楼教学楼纵身跃下,当场摔死在一楼升旗台上。
  据官方通报,陈严富共刺伤9人,其中3名伤者在送医院救治过程中死亡,3人都是东方小学的学生,二男一女。截至昨晚8时10分,肺部被刺伤的教师刘红青也因抢救无效身亡。另外5名受伤学生,仍在郧西县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疑犯藏匿水果刀入校作案
  当地警方昨日下午通报称,初步调查显示,事件的起因是犯罪嫌疑人陈严富的女儿暑期作业没有完成,学校不让其报名。陈严富怀恨在心,便以给孩子报名为由,藏匿一把水果刀进入学校,后作案。
  事件发生后,公安部门介入调查。郧西县全力对学校师生进行安抚,进行必要的心理干预,郧西县委县政府组织专人进行善后处理,事发原因仍在进一步调查。
  现场
  疑犯刀刺学生 老师施救受伤
  出事的东方小学位于郧西县城关镇武汉路。这是郧西县城的中心位置,与郧西县政府仅一街之隔。据该校2012年9月发布的学校章程显示,该校教学班11个,学生约769名,教职工34名。
  事发时,该校后勤管理处的孟红珍老师正在教学楼二楼。据她介绍,10时20分左右,陈严富进入校园后径直上至五楼,来到五(2)班门口。“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刘红青正在检查学生作业。”孟红珍老师回忆,陈严富进入班级后什么话都没说,突然拿出水果刀朝刘红青刺去,刘红青随即与陈严富展开周旋,不幸被捅两刀,其中一刀伤到肺部。
  随后,陈严富又冲进隔壁的六(1)班。今年53岁的陈长海是六(1)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他说,10时35分左右,正在教室来回走动检查作业的他,走到后排时突然听到前排传来骚动,“读书声大,他刚进来我没听见。我扭头一看,坐在门口第一排的男同学被他骑在身下,已经受伤了”。
  陈严富手里扬着水果刀,要刺向学生,陈长海猛扑到前面,从背后抱住陈严富的双臂,使他的刀子没法挥下去,避免了第二刀,“救学生是第一位的,宁可自己受伤也要保护学生。”陈长海称,他反抱住陈严富后,对方奋力反抗,他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了一米长的木尺,与陈严富对峙,陈最终被推出教室。
  被推出教室后,陈严富坐在五楼的栏杆上,脚踩在走廊一个闲置的桌子上,“还把水果刀拿在手里来回晃,眼光向教室两侧来回扫。”陈长海称,他立即报了警。对峙了近10分钟后,校外传来警笛声,陈严富将手里的水果刀扔到了楼下旗台上。随后,警察进入校园,陈严富纵身跳了下去。
  据网传图片显示,一名男子横躺在教学楼前的升旗台上,身边有大量血迹。
  人物
  “他很少与人交流”
  警方通报称,犯罪嫌疑人陈严富是郧西县安家乡人。新京报记者从当地知情人处了解到,陈严富的老家位于安家乡康家坪村,是该村第四小组人。
  康家坪村位于郧西县城的东北角,距离郧西县城直线距离仅10公里左右。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上该村邓姓村主任及村支书曹书明。
  听说陈严富在学校刺伤师生,邓主任感到震惊。曹书明与陈严富有亲戚关系,“我们是表兄弟。”他说,陈严富平时不怎么说话,也很少与人交流。
  据曹书明介绍,陈严富出生于1971年,2002年或2003年左右与妻子结婚,育有一女,女儿今年10岁,家中还有70岁左右的老父亲。
  在曹书明的记忆中,2011年至去年上半年,陈严富一直没工作。直至去年下半年,才前往十堰打了一段时间工。“他一直有腰疼的毛病。”邓主任和曹书明都说,除了腰疼这一老毛病外,陈严富的身体一直还可以,没听说有什么病。不过曹书明记得今年5月,陈严富在十堰骑摩托车时,由于晚上光线不好摔了一跤,将右胳膊摔断了,“活儿都干不了了,到现在钢板还没拿出来”。
  追问
  校园安保措施升级 悲剧缘何不断?
  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至今,共发生了至少18起校园流血案件,约180名师生死伤在歹徒的屠刀下。校园安保措施不断升级,安保“痛点”缘何屡治不愈?
  2010年的四五月份,就发生6起较恶劣的校园砍杀惨案。之后,各地相继制定出台学生安全管理文件,校园安保升级。措施取得一定效果,但问题同样值得警惕。
  “六七年前,我们就呼吁解决校园安保的经费问题,但现在还在扯皮,教育部门、公安部门、学校相互‘踢皮球’。”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
  记者在基层学校采访时发现,尽管教育部门和公安部门都表示要重视校园安保,但是一旦提到人员、经费投入问题,便各有各的苦衷:公安部门表示警力少、难以全面覆盖学校;教育部门表示安保并非其特长,安保支出也往往得不到保障;地方政府部门则苦于财政资金压力……在一些学校,门卫多是“50、60”人员,基本上只能看看大门,有的“保安”连基本的防卫器械、灭火用具都不会用。
  专家指出,保护师生正常教学秩序,不能靠“贴膏药”式的校园安保举措,否则“药性”一过,校园安保的“痛点”又得发作,校园安保漏洞仍旧会吞噬学生们稚嫩的生命。
  为进一步提高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安保能力,2010年,中央财政下拨专项资金38.89亿元,对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校园安保设备设施给予一次性补助,专项用于支持学校(含民办学校)配置安保、防火等设备设施以及加固改造校园围墙、校门等方面支出。
  专项财政资金支持让校园安保建设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但常态化校园安保资金保障仍待形成机制。熊丙奇说,根治校园安保的“痛点”,首先就要明确把校园安保纳入地方财政预算,确保资金支持不缺位。其次要明确将校园安保纳入由公安机关负责的公共安全保障体系,明确公安机关的职责,由公安机关统一招聘、培训、安置安保力量,对校园安保力量实现专业化管理。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陈立思说,学校应当建立起相应的突发事件应急响应机制,扎扎实实把安全应急、安全教育做到位。“比如,明明知道开学时期人多人杂,就应该提高安保级别,必要时可以联合当地公安机关加强对特殊时点、特殊地带的安全保障,很显然,很多学校都没有做到这一点。” 综合新华社
  本版采写(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杨锋 见习记者 郭永芳 实习生 赵吉翔 顾开贵 钟煜豪
  
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4-09/02/content_532776.htm?div=-1
            来源:新京报   青少年维权网(http://www.chinachi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