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聚焦
爱,需要不断延伸——麻城市留守儿童调研综述
信息来源:青少年维权网  发布日期:2008-8-5
湖北新闻网

            爱,需要不断延伸——麻城市留守儿童调研综述
湖北新闻网7月25日电 (王景志 程胜利 鲍斌 万永庄)最近,麻城市政协组织该市部分政协委员和宣传部、教育局、团市委、妇联、关工委、综治委、公安局、司法局等单位共30余人,对全市留守儿童的教育与管理进行调研。
  麻城市现有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19万余人,占全市总人口的 16%。全市现有高中10所,在校生2.61万人,初中47所,在校生7.2万人,小学473所,小学在校生8.5万人。16岁以下的留守儿童8.87万人,占初中小学在校生人数的56.4%。
  调研组认为,当前,大多数留守儿童的思想正向健康方向发展,法制观念也不断增强,但也暴露出一些令人担忧的社会问题,表现为理想信念模糊,价值观念错位;情感生活出现危机,心理问题凸显;法制意识淡薄,违法犯罪增多。
  部分留守儿童崇拜和追逐影视明星,对学习文化知识兴趣不足,沉迷于网络游戏、色情、暴力等不能自拔。该市某镇5名14岁左右的女学生,结伙偷出其中一名学生亲戚家中的存折,分多次取出10000多元肆意挥霍,这5名学生中有4名是留守儿童。
  有的留守儿童缺乏交流,性格孤僻、封闭自守,行为习惯不好,情绪低落,容易走向极端。该市一名11岁的小学生,由于父母外出打工,他寄住在叔父家中,因嫌叔及婶娘平时给零用钱太少,便怀恨在心,今年初,他趁人不备,在其叔叔家的茶壶内投毒。
  留守儿童犯罪现象日趋严重,且呈低龄化、团伙化、暴力化特征。他们受鉴别能力和心理偏差影响,拉帮结伙,打架斗殴,群殴群盗,甚至暴力相残,而且有抽烟、酗酒、结拜、厌学、逃学等不良行为。今年1至6月,麻城市共破获未成年人犯罪团伙6个,破获未成年人犯罪72起,涉案29人。其中涉盗案件14人,涉抢案件6人,涉毒6人,黑恶势力3人。与去年同期相比,发案率、未成年人涉案数量明显上升。同时,留守儿童还存在成绩不佳,安全不保等问题。
  麻城市是个劳务输出大市,仅张家畈镇就有4000多名留守儿童,该镇振东中学七(1)班班主任肖自朝说:“我们班有48人,留守学生就有34人,管理的难度很大。”他还说:“留守儿童由于缺乏与父母的交流,性格比一般的孩子显得内向、冷漠。”他们采取组织孩子看影片、写书信、开通亲情电话、座谈等,定期让学生向父母反映学习和生活情况。现在,该班许多学生心里充满了阳光,能主动融入到集体之中。镇中心学校校长夏锦平说,我们办振东中学的初衷就是针对这些留守学生的,从近年来中考的情况和平时对留守学生管理方面看,效果还好。
  大多数的留守儿童因为教育管理缺位,当孩子成功时得不到赏识,受挫折时得不到安慰,造成他们在心理健康、学习成绩、智力水平、身体发育、思想品行等存在障碍。留守学生夏曼,今年13岁,父母在九江务工,她交给外婆看管,她说:“学校每次放假,我都不愿意回家,回去感到很孤独,当自己取得成绩或受到委屈,都无处诉说,非常希望父母留在自己身边。” 14岁的余欢说:“我两岁时,父母就扔下我外出务工,一年只回家一次,平时,他们打电话就问问我学习,对我的生活和心理关心很少。”一位在家带着五个孙子的李奶奶感叹说:“留守伢儿好可怜,隔代监护好为难”。
  据调查,家长和学校对校园周边环境秩序的满意程度越来越低。近年来,校园内部拉帮结派,群斗群殴现象时有发生。同时,因社会上闲散辍学未成年人与校内联合经常制造暴力事件。
  留守儿童的隔代监护人因年龄偏大,又忙于农活,对留守儿童的安全监管力不从心,不断地引发家庭悲剧。6月20日,顺河镇一位奶奶带4个父母都在外的孙子去田间劳动,上二年级的孙子在河边嬉戏时不慎掉入水中,另一个孙子下水施救,因年龄太小救助不力,造成一孙子当场死亡。张家畈镇蔡店河中学一留守儿童寄住附近的一亲戚家中,放假后在采沙船上玩耍时不慎被沙埋死亡。还有未成年人骑车撞人致死、敲诈勒索致伤致残等问题。
  调查中发现,留守生形成不良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受社会上一些不良影响,留守儿童的价值观发生偏离,他们信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和个人极端主义。在物质利益的驱动下,少数个体经营者置伦理道德、社会责任不顾,将暴力、色情、恐怖的书刊、图片、录相、光盘等推向市场,对未成年人的成长起了潜移默化的消极作用。近年来未成年人在迪吧、酒吧吸毒现象明显增多,少数游戏厅、酒吧、迪吧、网吧经营者把未成年人当成摇钱树。麻城现有办证网吧46家,还有一定数量的无证经营网吧,有部分网吧经营者对前来上网的学生来者不拒,甚至提供一条龙的服务。
  留守儿童的教育呈现着“单亲式”、“隔代式”、“寄居式”三种方式,留在家里负责监护的人大多是老弱病孺,甚至有的学生在家没有人监护,自己监护自己,存在着监护不力、安全不保、参与不够等问题。有的隔代监护者,让他们形成了骄横、散漫的性格,有的则在亲戚家长期寄养,久而久之形成了孤僻、不合群的心理,遇事缺乏自信。
  受“应试教育”的影响,少数学校重智轻德、片面追求升学率的现象依然存在,少数学校的德育工作依然停留在传统的说教,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引起学生的反感和抵触,少数教师对待学生动不动就讽刺、挖苦,有的甚至与学生对抗,不但没有做到言传身教,而且严重伤害了学生的心灵。
  振东中学校长李浩感叹:“现在的农村楼房竖了起来,孩子的成绩滑了下去,留守儿童教育是一个社会问题,应引起社会广泛重视。” 
  针对上述情况,麻城市也采取了一些行之有效的措施,补救留守儿童的教育。麻城市正着手制定留守儿童教育与管理中长期规划,整合部门力量,形成教育合力。该市建立了留守儿童教育联席会议制度,通过办家长学校和留守儿童服务站,发展爱心志愿者队伍,聘请校外法制辅导员,为留守儿童健康成长营造优良环境。
  与此同时,麻城还加大对网吧、迪吧、酒吧等娱乐场所的整治力度,投入专项经费和人力办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学校,聘请心理辅导教师帮助未成年人进行教育。麻城市实验一小退休教师毕曾秀自办一家留守儿童服务中心,每周接待留守孩子40多人,像这样的服务中心有5家。麻城实验二小等学校成立了关爱留守学生的小屋,为留守学生进行心里抚慰和心理疏导。麻城妇联招募“爱心妈妈”200余人,全市参加结对帮扶留守学生3000多人,有教师、企业家、干部、农民、工人及社会爱心人士。
  下一步,麻城市将加大教育经费的投入,优化配置教育资源。尽快解决农村教师缺编、教师老化、教学点分散等问题,在留守儿童集中的乡镇建寄宿制学校,为低龄学生聘请生活老师。同时,结合劳动力市场的需要,大力发展农村和城市职业技术教育,有效解决未成年人的失学、辍学等问题,改变父母外出务工方式,实现部分农民工在家门口就业,让更多的学生享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和更多的亲情关怀。
  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是一项系统工程,它需要学校、家庭、社会的共同关注与投入。留守儿童渴望爱,需要全社会人人去关爱,去帮助,正如歌曲唱的一样“只要人人献出一份爱,这个世界就变成美好的人间”,只要人人给留守儿童一份爱,我们这个社会才会更加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