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妈妈检察官”帮走歪路的苦孩子“回家”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4-9-1
      再过不久,来自四川大凉山,因扒窃被拘的16岁女孩小妮要刑满释放了,承办她案件的江汉区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科负责人石杨却忙着她联系“临时爸妈”。
      在从事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工作的4年里,石杨遇到过许多次类似的情况。“孩子的错,都是在为父母的错买单。”33岁的石杨带着一份身为人母的慈爱,接手该院“大手牵小手”工作室,并尝试着各种方法为孩子寻回家庭的温暖。
为苦孩子找到“临时爸妈”
在石杨的努力下,江汉区检察院在全市率先完善了“合适成年人资源库”。“这些成年人,将在必要时充当孩子的法定监护人,保障孩子的权益。
16岁的彝族女孩小妮,记忆中从没见过母亲,父亲也只是在逢年过节见一次面。小妮由外婆抚养长大,小学毕业后便外出打工。外婆生病了,正和同学在武汉打工的小妮为了给外婆筹措医药费,今年“六·一”在步行街扒窃时被捕。
对石杨讲起外婆,小妮一直流泪,嘴里嘟囔着“想回家”。而通过反复联系,小妮的父亲始终声称没钱买车票,不愿露面。最终,石杨只能动用资源库,请来汉兴街妇联主席做小妮的临时法定代理人。这位“临时妈妈”的女儿与小妮同龄。
让破碎家庭再续亲情
去年夏,石杨受理了一起特殊的杀人案。京山农妇玉玲因不堪生活重负,欲杀死不满12岁的儿子小威。见过这位“狠心”的母亲后,其痛苦的神情、对儿子关切的流露,让石杨困惑重重。
为了解事情真相,石杨前往玉玲老家走访,看到一个灾难重重的家庭:丧失了劳动能力的丈夫对玉玲百般猜忌;借钱投办养鸡场,又遭遇禽流感血本无归;儿子的原发萎缩性鼻炎也因无钱医治而愈发严重;玉玲拖着病躯去打工,微薄的收入还不够自己吃药……现实的重压之下,玉玲万念俱灰,实施了让常人不能理解的“杀亲”。
看似事实清楚,石杨还是有一丝疑虑:玉玲情绪容易激动失控,常使用极端字眼。在石杨的坚持下,公安机关对玉玲做了精神司法鉴定,发现她患有“心境障碍”,作案时受抑郁症状影响,丧失了辨认及控制能力,属于无刑事责任能力人。
同年冬天,石杨带着不起诉决定书来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玉玲当即释放。没过多久,在院领导的支持下,石杨和同事带着给孩子的衣物、书籍和被害人救助金,前往京山看望小威,并与当地政府联系,成功帮小威减免了学杂费、住宿、伙食费,帮玉玲争取到救济款、免费医疗等政府救助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