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

互联网与法治文化传播

时间:2015-06-08 来源: 访问量:

内容提要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法治文化有赖于法治文化的传播,但由于法的专业性特点,其传播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当前互联网已经发展成为公众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为法治文化的传播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然而互联网上的信息同时具有更新快、内容杂和篇幅短的特点,易对法治文化传播产生一些负面效应,探索互联网与法治文化传播的关系及如何更好地利用互联网进行积极性传播是本文研究的重点。

关键词互联网  法治文化  网络传播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指出:“必须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法治文化。”要建成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不单单只是靠法律条款的制定和执行,更重要的还依赖于法治文化的建设。如果说法律条款的制定与执行构成法治建设的血肉和身躯,那么法治文化则是其必不可少的灵魂,正如美国著名法学家威廉·奥维尔·道格拉斯所言:“法律需要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法治文化是指融注在人们心底和行为方式中的法治意识、法治原则、法治精神及价值追求,是一个法治国度的法律制度、法律组织、法律设施所具有的文化内涵,是人们在日常生活、工作中涉及法治的行为方式,是人们的法律语言、法治文学艺术作品和法律文书中所反映和体现的法治内涵及精神。[1]由此可见,法治文化建设的主体应当是全体公民,而要建设法律文化,其前提应当是法治文化的广泛传播。

 

一、互联网与法治文化传播的关系

自上世纪90年代微软公司推出了windows系统,世界从此变成了地球村,互联网这个名词在全世界传播开来,而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以及大数据、云计算的出现和运用,互联网从点击时代跳到了触摸时代,迎来了加速度裂变式的新一轮革命。这场革命使社会的各个方面发生了许多颠覆性的变化。[2]每个人都前所未有地如此近距离地参与到网络中,拇指一族的成员也在逐渐增加。海量、杂乱、短小、肤浅,是互联网信息和知识的特点。如果说过去传统的阅读所产生的是一种慢思维、专思维、深思维和系统思维的话,那么今天的互联网阅读所产生的就是一种快思维、杂思维、浅思维和碎片化思维。由此看来,互联网有利于迅速普及人类共同发展和进步的文化理念,然而,互联网也为复杂多元以及错误丑恶的思想文化的蔓延洞开了方便之门。法治文化作为文化的一个分支,其传播也在受到互联网的巨大影响。

对法治文化的传播而言,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互联网对法治文化的快速传播效果明显。基于上面所描述的互联网广泛而快速传播的特点,越来越多的网民对于法律、公民意识以及权利、自由、平等、公平、正义观念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这些都是法治文化的一些具体方面,虽然还不完整,但是不能否认的是法治文化在互联网上得到一定程度的传播。另一方面,互联网对于法治文化传播又会产生一定的消极影响。正是因为互联网的即时性和参与性,网民能越来越便利地参与到网络传播中,这也为一些心存不轨的人借机传播不利于法治文化建设的信息、故意煽动公众的非法治情绪提供了机会,再加上一般公众对于法律和法律精神的了解并不完备和健全,非常容易成为错误和被扭曲信息及知识传播的推手。

法治文化的传播有赖于互联网这一平台。尽管互联网对法治文化传播存在不同方面的影响,但是按照现如今人们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互联网已经成为每个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因此,借助互联网的平台,法治文化能够得到最有效的传播,但同时要寻求更加合理的传播路径,杜绝扭曲的公民意识和价值追求的滋生。

 

二、当前互联网上法治文化传播的现状

通常而言,法治文化传播具有一定的局限性,由于法的专业性特点,传播的范围较多地局限在法学专业学习与从业人员中,但随着网络的普及,一些能引起全国民众关注的案例在互联网上得到热烈讨论,让普通民众离法律制度与法律知识更近了一步,举例来说,明星吸毒持毒事件让更多的民众了解到毒品案件的刑法规定,了解到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的区别;呼格吉勒图案与念斌死刑再审改判无罪案也使更多人能够正视疑罪从无这一刑法基本精神。对于没有受过法学专业训练的公众而言,能够从互联网上得到法学相关信息的知识已经是一大进步了,但是无可否认,从互联网上获取的信息和知识都具有碎片化的特点,这种法律知识同样如此。当前互联网上法治文化传播呈现出相反的两种极端。

一种是坚持西方文明中心主义,秉持西方的法治文化立场,以网络上一些所谓的“公知”为代表,总是以西方关于法治的认识标准来检验我国的法治建设,这样自然得出我国的法治建设不理想甚至还没有法治的结论,从而传播更多的关于法治的负面信息。但法治应当具有多元性,法治并不只是西化的法治。以“法律至上、保障人权、制约公权”为核心的法治精神和文化应当是根据各国的国情呈现出不同的制度和路径。

另一种又表现出对法治和法律的漠视,以一部分民众为代表,对法律不了解不信任,甚至呈现出无法状态。权利意识的觉醒带来的是以自我权利为中心的极端情绪,以维护自身权利为开端的维权行为逐渐演变成非理性上访、闹访;对权利的极端化私力救济愈演愈烈,四川被打女司机在被曝光强行变道后打人者的行为反而引起一片叫好声,说明民众对于规则的意识变得更加强烈,尽管是一种朴实的公平正义思维,但更愿意以一种私力救济的形式出现;道德在法律领域的越位在网络上引发了一系列负面效应,起源于找出作恶者的正义感,民众自发性的“人肉搜索”,最后沦为部分网民泄愤的工具,带来民众对隐私权泄露的恐慌。

这两种极端的现象对于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具有一定的阻碍性,都需要我们找到路径加以治理,通过合理疏导来使法治文化传播走入正轨。

 

三、利用互联网推动法治文化传播的路径

(一)加强互联网法律治理

对于参与互联网的个人而言,由于互联网的开放性,部分网民在互联网上传播信息具有随意性,不论信息的真假即随意传播,更有捏造事实恶意传播虚假信息的和恶意散播他人隐私信息的不法分子,对于这类行为,需加强个人网络行为规范,增强网民责任意识,依法打击网络暴恐、网络谣言,确保个人在互联网上的合法权益和隐私安全。

同时要重视媒体宣传对于人们的思想、行为的影响。目前部分媒体在新闻报道时为吸引眼球而过分夸大某些执法不公的现象,以部分真实为蓝本构筑整体真实,为网民读者建构了一个司法黑暗的拟态环境,造成“社会混乱、司法不公”的假象,营造出一种心理错觉,从而侵蚀了法律该有的正面形象,消解了法律的威严和威信,与社会主义法治文化传播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深化媒体行业依法治理迫在眉睫,明确各媒体组织的行为规范,支持各类媒体组织自我约束、自我管理,才能营造一个健康良好的法治文化传播的氛围。

 

(二)结合多种形式,丰富传播载体

由于法律本身赋予的严肃性,人们往往很难将“有趣”、“活泼”等词汇与法律相联系,常常对法治文化传播存有一种刻板印象。而一旦网民存有这种印象,对于普通说教式的传播会产生一种排斥态度。这就需要对互联网上法治文化传播的载体和形式进行创新,将法治文化传播变成一种艺术,变成一种真正的文化,变成一种美的享受,摘除原有的“呆板”、“土气”等标签,是最大化传播效果的途径之一。

合理利用网民传播的力量,需要制作出能吸引无法学专业背景公众眼球的作品,让互联网上的每个人都愿意去成为传播的主动者,包括创作蕴含法学文化和精神的漫画、电影、小说等等,制造热门效应,这要求官方加强文化产业的投入,培养专门人才,鼓励相关创作。

 

(三)畅通网民意见表达渠道

古罗马法彦有云:理不辨不明。在网民合理表达意见的前提之下,让有想法的网民能够自由表达其观点和互相之间理性辩论,一方面能够让互联网上展现出思维碰撞的火花,另一方面更能让官方更加清晰地看到舆论走向并加以合理引导。对于法治文化的内涵,互联网上存在不同的声音,包括西方的法治文化立场,对这种声音不适宜进行强制打压,而应当在公众面前与其进行辩驳,对互联网上法治文化传播的效果会更加积极。

作者:梁晨

上一篇新闻:
下一篇新闻:领导干部法治思想及其养成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